陆奇离职员工称百度内部文化“一夜回到解放前

2018-08-04 03:02 未知

  5月18日,百度突发新闻消息,宣布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由于个人和家庭原因,无法继续全职在北京工作,将从7月起不再担任上述职务,但仍将继续担任集团公司副董事长。同时,副总裁王海峰晋升为高级副总裁并担任AIG(AI技术平台体系)总负责人,直接向李彦宏汇报。

  受此消息影响,百度股价暴跌9.54%,收报253.01美元,市值882亿美元,一夜蒸发94亿美元。

  本周三时,百度股价大涨4.47%,创下历史新高,市值达985亿美元,眼见即将破千亿美元大关。

  2017 年一月,陆奇从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的位置空降到了百度。他的职位是集团总裁和首席运营官 (COO),直管原李彦宏旗下的所有业务高管。同时,他还直接管理百度的人工智能技术组织 AIG,这个部门并直接向李彦宏汇报。很快,去年三月,他又从离职的王劲手里拿走了智能驾驶业务。

  2018年5月18日,李彦宏宣布了陆奇卸任的消息,他将转而担任百度集团副董事长。原来的人工智能业务也被拆分,自动驾驶还给了曾经管过这摊的张亚勤,智能生活也有了新的领导,同样李彦宏直管。

  毫无疑问,陆奇得到的集团副董事长,是一个没有任何权力的虚职。大量百度员工认可这一表述。百度的企业治理又回到了陆奇来之前的样子,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在中国创业十八年,李彦宏比谁都清楚,必须要“接地气”,像在硅谷那样运作一家中国互联网公司,是不可能存活下去的。

  陆奇不这样认为。一年零四个月前,他带着一种崭新的,绝大多数中国互联网公司未曾经历过的,修道士般的作风来到了百度。

  陆奇的习惯和库克等部分硅谷大佬一样,作息规律且精力旺盛。从雅虎到百度,陆奇一直保持凌晨4点起床,5-6点赶到办公室工作的生活习惯,平均每天工作超过15个小时。即便是陌生的下属发来的邮件,也会予以回信。

  这让他在公司里甚至比一些中层管理更容易沟通。比如,根据《财经》杂志报道,在一次会议上,陆奇提出,禁止员工对高管以“总”称呼,一律要直呼其名,从总监做起。

  陆奇自己坚持并要求下属坚持参加每日站会,严格限制时间,而且从不缺席这些会议和定好参加的任何活动,也不会迟到。他把很多硅谷公司重要的 all hands meeting 引入到了百度,命名为“新风向”。

  在这个会,以及其它的会上,陆奇会要求员工做道德高尚和价值观正确的事情。这和历史上推过“全家桶”、卖过广告给莆田系医院并害死了少年魏则西的百度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据 36氪报道,陆奇在任职期间曾经和百度某些业务高管发生过严重冲突。他要求百度不再对某些垂直行业提供竞价排名广告,而多位搜索高管联合抵制。

  早些时候,坊间曾传出过不同版本的消息,其中一种说百度搜索的总负责人向海龙在组织结构调整中旁落,可能离职。而另一种里离职的主角是陆奇。毫无疑问,为了搜索,为了竞价排名广告,为了价值观,百度内部打起来了。

  “陆奇已走,百度无望,大家离职走一波”,一位百度员工在脉脉匿名区称。这句线多人竞相吐槽,其中不乏大量百度员工。“准备走了+1。Qi走了真的很遗憾”,一位百度员工回复称,“当初就是因为有Qi在我才没离职”另一位张姓百度前员工表示。

  类似抱怨想要辞职的声音,不在少数,而不少没明确表示要走的百度员工,情绪也很低落。“陆奇走了,收到邮件到现在都心情不好。Qi带来了好多新气象,真希望他能带公司改变。可惜了。”脉脉上一条热门评论如是说。

  另一位简介为百度某部门码农的百度基层员工,则在知乎上描绘了自己收到陆奇卸任消息邮件前后的心理变化:

  “本来,我还在幻想着今晚,公司也许就可以达到千亿市值了。却在下午,收到了这个残酷的消息。第一反应是震惊,然后立马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无力感。你可以想象一下,被人给予了强烈的希望,却忽然又被强行夺走的痛苦,以及它夹杂着的,看不到其他希望而产生的无力感。然后,出现的是愤怒…”

  一位员工在朋友圈表示:百度已经期待陆奇这样的领袖太久了,来了之后,又让大家对他带领百度复兴寄予了太多期待。而这种突然的离开,就像刚给了希望又被夺走:

  Qi 虽然离开,但希望他点燃的火种不要熄灭,吾辈当自强,尽自己所能去改变自己所能改变的,让自己的人生不要浪费,让自己所看到的未来尽可能发生,这可能是 Qi 更希望留下的,我猜……

  Qi 为大家上了一堂世界级的课,如何通过自己的信念,远见和逆天的勤奋成为一个具有深远影响力的领袖!

  可见,陆奇所营造的积极向上的公司内部氛围,是因其敬业、正直、高效等个人因素形成的,李彦宏也在内部信中评价陆奇“正直的人品、忘我的精神、洞察力”。而少了这样一位精神领袖,百度或许将在企业内部文化管理层面上“一夜回到解放前”(某百度员工语)。

  所谓回到解放前,即过去百度文化屡受诟病的“派系林立”和“内部斗争”的现象。想要改变企业文化很难,但并非做不到。这种现象自李彦宏时代起,陆奇上任后普遍认为有所缓解,遗憾的是,陆奇最后发现自己并不是真的被找来做这件事的。

  2016 年,百度经历了魏则西事件,形象跌入谷底,已经到了不得不“做点什么”的时刻。李彦宏到美国亲自挖走陆奇,和陆奇的前东家微软看中的是相同的东西:打破局面的能力。

  百度有太多资深高管,当下状态的既得利益者把持着这家公司。公众对百度的不信任正在积累,又不得不使用其产品和技术的状态。百度不能一直保持在这个状态上,长此以往这家公司将失去用户的信任,甚至面临被监管打击的可能。

  陆奇有经历和手腕,有疯狂的工作状态和对取得结果的追求,也有人格魅力,和对高尚和体面的不放弃。如果百度要甩掉过去的道德负累,转型成为中国的,甚至世界的人工智能劲旅,让陆奇来主持是可以做到的。

  就这样,陆奇成了百度“All in AI”,和李彦宏制约旧势力最好的工具。

  李彦宏为陆奇设计了一个戴着镣铐跳舞的工作环境:作为百度的新任集团总裁和首席运营官,陆奇可以调整组织架构,可以任免人员,拥有其他高管从未见过的权力。然而对于他发起的所有行动,李彦宏仍保留最终决策权。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陆奇做了不少。一年多时间里,百度完成了重大的组织架构调整。在陆奇治下,百度高管曾良、胡玥、李东旻、鲁鹏俊吴恩达、王劲、林元庆等人离职。这些人里,既有负责现金牛的既得利益者,也有跟不上他工作效率的科研领袖。

  陆奇的离开并非始料未及。事实上在他入职时,“打工皇帝”唐骏就给他写了一封公开信。这封信,预言了后来陆奇在百度的体验:空降到一家中国公司,老板跟自己一样懂技术和管理,还比自己年轻;刚来时拥有人事财务组织架构各种权限,然而最终还是上头的某人拍板。

  陆奇不是百度的第一位“废臣”,在他之前还有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 (Andrew Ng)。

  加入百度之前,吴恩达已经一身光环:斯坦福大学教授、Google 前科研领袖,著名分布式计算项目 Google 大脑的共同发起人。

  当时百度还没有提出全力投入人工智能,也即所谓的“All in AI”口号,总得在人工智能上做点什么才能配得上吴恩达。于是,百度搞出了一个“百度大脑”,名字和 Google 的一模一样,让吴恩达负责。

  架构上向他汇报的团队开始更多地在国际性人工智能赛事上获奖,每次吴恩达都会写博客文章,或者出现在新闻稿和采访里,成为代表百度的发言人。然而在担任首席科学家的三年里,吴恩达在研究和业务上却没有符合他段位的作品。

  他也不是没努力过。2014 年九月,他带着百度北美研发中心做了一个名叫“百度酷盒”的产品,能根据用户的语音指令播放歌曲、回答问题以及提供搜索。

  别忘了那是 2014 年,Alexa 还没诞生,人们还没听说过亚马逊 Echo 和 Google Home 的足足四年前。那时智能硬件这个东西正在最火的时候,百度也有一个专门的智能硬件部门,还运作着一个商店,很积极地在这方面进行尝试。

  如果酷盒继续做下去,不说没有亚马逊和 Google 的事,至少在智能音箱这件事上领先硅谷对手一两年的时间。退一万步,至少百度后来也不用浪费钱收购创业公司,重新做音箱了。

  从某种程度上,陆奇和吴恩达都算是经典的例子:无论是企业治理改革,还是向人工智能转型,他们在有限的一段时间里发挥了对于百度最大的作用。这样就够了,因为百度和李彦宏对于陆奇这样的人没有更多的期待。他们是工具,并不是什么破局者。

  或许数年后还会出现下一个陆奇,为百度在人工智能之后的下一个集团关键词站台,主导又一次管理架构重组,让更多掉队的人离开公司。但他仍然不会是破局者。